水资源环境驿站

WATER RESOURCE AND ENVIRONMENT

永久域名

http://wwwjwl.126.com

 


北京水价涨到多高算合适?专家呼吁披露水价成本


水价上涨是应该的,但水价成本是怎么计算的?构成水价成本的各个环节具体是多少?在听证会制度下,这些信息都应该是公开、透明的

2004年6月3日,北京市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北京市发改委)举行水价调整听证会。这是北京市政府自1991年以来第9次调整水价,也是第一次采取听证会形式。

市民对水价上涨的主要疑问是:水价调整方案有没有科学合理的依据?以及水价一涨再涨有没有上限?

水价还会继续涨吗

记者拿到了北京市发改委提交给此次听证会的《北京市调整水价并实行阶梯式水价初步方案》。

其中:居民综合水价由每立方米2.9元上涨到3.7元;工商、行政及事业单位等由每立方米3.2元上调至3.9元;宾馆、饭店、餐饮业等水价由每立方米4.2元上调至4.6元;洗浴业由每立方米10元、30元、60元三档统一上调至100元;洗车业、生产纯净水企业由每立方米20元上调为60元。

“据此加权平均后,北京市自来水集团自来水平均销售价格将由每立方米3.01元上调为3.84元(上涨0.83元)。”北京市发改委一位官员介绍说。

除水价上调方案外,听证会另一重要内容是居民用水实行“阶梯式水价”。所谓“阶梯式水价”,是在核定居民及各类企业营业用水基本用量的基础上,对超过基本用水量的部分实行超量累进加价。

据悉,近年来,国内水资源紧张的银川、大连、深圳等城市已先后实行“阶梯式”计量水价办法。而美国、日本、以色列以及我国台湾、香港地区等地实行得更早。

听证会提供了两个“阶梯式水价”版本,第一个版本以三口之家来定量,第二个版本以四口之家来定量,两个版本里又分别有1:2:5和1:3:5两套价差方案。详细的水量阶梯和水价计算方法见附表。

以四口之家的版本和1:3:5的价差计算,如果这家每月用水量为12立方米,则在水价上涨前后的水费相差31.8元。

一年后,北京市民的水费还可能大幅上涨——据国务院批准的《21世纪初期首都水资源可持续利用规划》,到2005年北京市综合水价应达每立方米6元,其中居民用水每立方米达4.5元。因此,明年北京市水价在此次价格调整基础上,每立方米平均还要上涨0.8元左右。

这仍不是上限。“对北京市来说,6元水价是不可能覆盖全成本的。今后可能会涨到每立方米8元左右,甚至更高。”长期研究公用事业的中银国际证券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说。

北京市发改委国民经济综合处处长王景山也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不排除水价的继续上涨。

听证会后,媒体就方案进行了民意调查。结果显示:43%的受访者赞同维持现价,35%的人认为应该比现行价格更便宜一些,仅4%的受访者对水价调整方案表示可以接受。

40年为南水北调筹集53亿元

听证会上,北京市发改委柴晓钟副主任对水价调整的解释是,为南水北调筹集资金,限制高消耗水行业,增强市民节水意识。水资源的供需矛盾被认为是水价上涨的重要因素。

“价格虽然不是万能的,但价格杠杆是目前我们认为解决北京市水资源紧缺最有效手段。”王景山对本刊说。

中国目前约有35个缺水型大中城市。在6月3日的“北京水价调整听证会”之前,天津、南京、上海、武汉、银川等城市也都有水价上调消息传出,可谓“涨”声一片。在这些城市,价格杠杆一再被撬动。

“密云水库已经到了几十年不遇的空前危急状态(密云水库是北京市两大水源之一,另外一个是官厅水库),其水位下跌的真实情况如果披露出来,是惊人的。”王景山说。

6月11日,记者在北京郊区密云水库看到,水库中央原来淹没在水中的山包已经完全裸露,高水位时浸没在大坝四周的水印清晰可见,与现有水位相差悬殊。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所博士沈大军告诉记者,密云水库现在总水量还不足7亿立方米,而且这7亿立方米中又有6亿多立方米是“死库容水”,即低于放水口水量而不能放出来的水。

换言之,目前密云水库真正能供应的水仅为1亿立方米左右。

北京市水务局相关资料显示,目前北京人均水资源拥有量不足300立方米,仅为全国水平的1/8,世界水平的1/30。

将于2006年到达北京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认为可以给“饥渴”的北京人带来希望。据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办公室一位姓陈的处长对本刊介绍,北京市被摊派的南水北调工程基金额度共53亿元。

依据这次水价调整方案,北京居民用水水资源费每立方米1.1元中将有0.56元用于该项基金,一年可以筹集资金1.27亿元,而完成这笔基金额度,在水价如果不再上涨的情况下,北京市居民至少需要40年时间。

至于通过水价上涨,约束市场的消费习惯,事实上可能收效不大。

据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规划研究所研究员姜文来介绍,从北京市水消费结构来看,居民用水只占整个北京市用水总量的10%左右,依靠上调水价的手段“挤压”这部分用水量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而工业用水、环境用水,要维持正常生产和运营,即使水价上调,也依然要大量消费

水价是怎样制订出来的?

“北京这次水价实行的是成本定价法。”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所研究员沈大军说。

所谓成本定价法就是依据供水企业和污水处理企业的成本,再加一定的企业赢利来定价的方法。其中自来水和污水处理成本计算,是从取水、输送进水厂、水厂生产、管网输送、排水、污水处理等各个环节的成本的加权平均,每一个环节都有相应的成本及计算方法。

据本刊了解,这次北京市水价的定价程序是:先由供水企业(北京市自来水集团公司)、排水企业(北京市排水集团)向直接主管单位——北京市水务局提出调价申请,再由北京市水务局向北京市发改委提交申请报告,报告中要提供自来水集团和排水集团出具的成本价格,及对成本价格进行核算的各项数据;然后,北京市发改委聘请专门的中介审计机构对这份申请报告中的成本及成本核算数据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再由北京市发改委组织进行“水价调整听证会”,听取相关部门和代表的意见,再由北京市发改委将听证结果提交给北京市政府,最终由北京市政府来确定和公布水价。

也就是说,目前的水价是由水务企业的成本决定的。

构成水价成本的各因素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就是基础设施建设中的管网建设。据了解,北京市已有的自来水管网,由三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国家投资建设的,主要集中在1991年前,那时国家对水和水价的管理完全依照计划经济来运作;一部分是由自来水集团铺建、但国家给予行政补贴;一部分是近两年来自来水集团实行企业化运作后,完全由自来水集团自己铺建的。而国家投资建设和国家行政补贴建设的管网不应计算为企业的固定资产折旧成本。

“在企业固定资产不清晰的前提下,企业提供的成本的真实性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沈大军说。

北京市发改委国民经济综合处处长王景山告诉记者,国家对从事公用事业的企业的赢利水平有限制,其中水务限制在6%以内的“保本微利”状态。“这一规定必然使水务企业要在成本计算上寻求补偿”。沈大军说。

实际上,水价低只是造成水务企业亏损的一个原因。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些企业因为管理上的漏洞,产生了大量的非理性消耗,包括偷水现象严重、自来水公司员工甚至其亲属不交水费;企业个人在购买原材料时,暗箱操作,损公肥私;而人力成本非常大,冗员多且相较于其它行业的福利待遇偏高,这些都构成了企业的亏损因素。

在采访中还发现,一些原有“政企不分”体制下亏损的水厂、污水处理厂,的确将“扭亏”、“脱困”的目标寄托在水价上调上,这意味着他们希望把自己亏损的负担转移到消费者身上。

关于水价制订过程中,可能存在企业转移亏损成本的问题,北京市发改委国民经济综合处处长王景山说:听证会之前,他们聘请了专门的中介审计机构,对企业提供的数据进行审核。但王景山拒绝透露这家中介审计机构的名称和审计的详细数据。

“水价上涨是应该的,但水价成本是怎么计算的?构成水价成本的各个环节具体是多少?既然搞听证会制度,这些信息都应该是公开、透明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水务专家说。 (郑小马 陈晓)

 中国《新闻周刊》2004年06月22日


站主:姜文来

单位: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2号

邮编:100081

电话:86-10-68919630-801(O);传真:010-68919630-801

E-mail: wenlaij@mail.caas.net.cn

版权所有,如需要转载,请与站主联系,并注明转自水资源环境驿站